赫东来神色冷漠,眼中残暴四起,又一次抬起巴掌。这一次,他手掌上凝聚了十层灵气。他势必,要杀死林平凡。“这一巴掌,打你对林族不敬。”“林平凡,若有来生,我劝你当狗,你不适合当人。”‘轰’的一声,巴掌狠狠拍下。巨大的声响传来,让大地随之颤抖,并伴随着一片血雾弥漫。林平凡的头,被打爆了。哪怕是金丹境的实力,与化府境还是有着天壤之别。只是一击。头便爆了。“林平凡……”叶雅馨发出撕心离肺的呐喊,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。林平凡死了。你怎么死了你怎么可能会死,你的大仇还没报……我们还没有复婚。我还想给你生孩子。我已经是叶族千金,我本来可以保护你的……然而。林平凡真的死了,被打爆了头颅。没有人能在失去头颅的情况下还活着。叶雅馨仰天长啸,大哭起来。她想给林平凡报仇。可自己根本动不了,一动都动不了。哭泣、呐喊、愤怒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。此时的赫东来看向叶雅馨,冷笑道:“呵呵,叶大小姐好痴情,为了一个自己曾经看不上的男人流泪,想想都觉得可笑。”“你若爱他,当初何必离婚呢”“当然了,如果你真的爱他,那就去下面,和他告白吧。”“活着的时候你们没能在一起,我倒是可以让你们死后相聚。”冷冰冰的话,预示着叶雅馨也即将死亡。但,叶雅馨的脸庞,没有一丝的畏惧,有的则是决然。“林平凡,我来陪你了。”她微微闭上双眼,嘴角露出释然的笑容。赫东来说的没错。活着的时候没能在一起,死后相聚,何尝不是一种厮守赫东来见状,嘴角凶残的笑意更浓,眨眼间他出现在叶雅馨身前,探手捏住她的脑袋。不断用力,能够听到叶雅馨头骨裂开的声音。“敢杀我的徒弟,我要将你五马分尸。”忽然,一道阴沉而残暴的声音从虚空之中响起。同时,一股磅礴的力量充斥叶雅馨全身,让赫东来对她再也造不成任何伤害。“林族办事,什么人敢插手”赫东来脸色一沉,收手回头,望向虚空。只见虚空之中,横空出现一人。这人破衣滥衫,大肚便便,一头脏乱的头发随风飘荡。‘嗖。’来人缓缓落入结界之中。他看了一眼头颅被打爆、只剩下躯体的林平凡。“徒儿,为师来晚了。”“一会,我会撕了他,给你报仇。”来人声音平静,但却能听得出他语气中的浓烈悲伤。扭头看向赫东来,表情上没有任何情绪,但一双浑浊的老眼之中,却充斥着滔天的杀意。赫东来脸色一沉,他感受到对方气场不俗,是个高手。至少,境界要比自己高。“你是何人”“我乃林族门客赫东来,若不想与林族为敌,赶紧滚蛋,否则你将遭到林族天涯海角的追杀!”赫东来知道自己不一定是对方的对手。所以,拿出林族名头,准备吓退对方。“我,林平凡二师父,莫怀远。”来人声音冰寒,自报家门。赫东来眉头一簇。林平凡的二师父莫怀远没听过。“我管你是他什么人,最后警告你一遍,赶紧滚!”“如果你非要动手,就别怪我出手狠辣,要知道,这里是我的结界。”“哪怕你境界比我高出一等,在我的结界里,你也讨不到好处!”赫东来眯起双眼,掌心漂浮着玄冰针。若莫怀远敢动手,他也不介意与之一战,反正这是自己的结界,自身会得到大幅度增幅。莫怀远面无表情,冷冷说道:“结界在我面前,一文不值。”说着,他一步一步走向赫东来。赫东来脸色一沉,冷哼一声:“哼,那我便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!”手掌一挥,玄冰针化作十道寒芒,朝着莫怀远疾射而去。然而,令他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。只见玄冰针在距离莫怀远不足十厘米位置,生生选停在半空。所有玄冰针都在剧烈颤抖,它们正在全力想要刺穿莫怀远,可惜,它们做不到。就好像莫怀远身前,有一股莫名的屏障,不让它们靠近。并且随着莫怀远一步一步向前,它们也只能一点一点后退。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!”赫东来瞪大双眼,满是难以置信。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。收敛震惊,剑指果然竖在胸前,怒呵一声:“定!”结界的力量瞬间从天而降,砸在莫怀远身上。只是,莫怀远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,步伐仍旧平静的朝着赫东来迈去。“不……不管用”“这怎么可能!”“在我的结界中,就算是融合境的高手,都不可能无视我的定身之法!”就在赫东来震惊的时候,莫怀远已经来到赫东来面前。赫东来嘴角一抽,怒呵一声:“我和你拼了!”他张嘴喷出一道灵气,一柄晶莹剔透的短剑出现,直接刺向莫怀远胸口。可他的动作做到一半,忽然停了。“我没让你动,你没有资格动。”莫怀远开口了。那冰寒的声音,宛如索命厉鬼。而赫东来惊恐的发现,自己竟然动不了了!在自己的结界中,自己反倒是被定住了。并且,他没见莫怀远有任何动作,他是怎么做到的就在他震惊的时候,莫怀远缓缓抬起右手,抓在赫东来的右臂上。然后用力一撕。‘唰!’他的右臂被当场撕掉。剧痛传来,血流不止,赫东来发出撕心离肺的惨叫。他下意识的想捂住伤口,可他却做不到。因为他自己,被定住了,一动都不能动。紧接着,莫怀远抓住了他左臂。用力撕扯。“啊……”惨叫袭来。轻描淡写的动作,直接让赫东来失去两天手臂。紧接着是他的左腿和右腿。短短几秒钟,之前还威风凛凛的赫东来,已然成了人棍。莫怀远说让他五马分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