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里,那里,兔子跑那里去了,快抓住它!”小萝莉蒋菀指着院子里不停跳动着的兔子大喊道。

“看我抓住它!”小赵芸立马朝着那小兔子扑了过去。

“噗通!”小赵芸扑倒在地,摔的灰头土脸,但却丝毫不顾,兴奋地从地上爬起来,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巴惋惜说道:“哎呀,让它给跑了。”

“哈哈哈!芸儿,你行不行啊!”小萝莉费艺见状,捧腹大笑起来。

“哼!有本事你们自己来试试!”小赵芸气恼地嘟着粉腮说道。

这只兔子是她们回宛城的时候吕布抓到的兔子,吕布抓兔子,虽然说也不会使用全力,但也不会收力,反正以能抓到为主。

如果小赵芸也稍微用点力自然也可以轻松抓住,但她不想那么做。

抓兔子享受的是抓的过程,如果使用无双技直接抓到,这有什么意思?

“抓到……”这时,另一边的吕布直接将逃跑的兔子给抓住,然后呆呆的说道。

“哇!吕布,你好厉害!”小萝莉董韵立马兴奋的叫了起来,一蹦一跳地朝着吕布奔了过去,兴奋异常。

她们可不会管吕布用没用无双技,她们只知道,这个兔子她们抓不到,小赵芸也抓不到,唯有吕布一下子就抓到了。

“吕布,抓兔子不能用无双技!”小赵芸气鼓鼓的说道。

“为什么……”吕布眨巴着大眼睛,有些不理解,为什么小赵芸不允许她用无双技。

“我们要享受抓的过程,不然的话,抓了也是白抓,一点挑战性也没有!”小赵芸昂起头颅,骄傲的说道:“你这样直接抓到了,你快乐么?”

“快乐?”吕布不知道快乐是什么,她只知道跟着小萝莉费艺她们一起玩耍,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。

“算了,你现在还不知道快乐是什么,不过我们不能用无双技去抓它,知道么?要享受过程!”小赵芸继续说道。

“嗯……”吕布呆呆的点了点头,随后将手中的兔子放了开来。

“嘻嘻,吕布真乖哦!”小赵芸夸奖了一句。

黄月英看着几个小萝莉玩闹的样子,露出一丝微笑来。

她还从未见过小萝莉费艺她们玩的这么开心过。

“看着她们玩耍的模样,真治愈啊!”沈轩从公孙簪三姐妹的房中出来,看到她们开心的模样,来到黄月英身旁说道。

黄月英听到沈轩的声音,转过身来,嫣然笑道:“是啊!靓以前管她们管的很严,不是在学习就是在学习,现在靓忙着你的事情,根本就没时间管她们。”

“呵呵!”沈轩笑了笑,随后看向黄月英问道:“你的军师技应该是造东西什么的吧?”

黄月英闻言,看向沈轩的眼中露出一抹惊讶之色。

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黄月英疑惑问道,沈轩能够猜到她女儿身,猜到她的名字就已经很惊讶了,没想到他竟然还知道军师技。

“这个以后你就知道了。”沈轩笑了笑,并没有解释,而是又问道:“你都能造什么东西?”

“只要知道其原理,其形状什么的,一般都能造出来。”黄月英也没有在意沈轩解释不解释的,而是直接说道。

沈轩闻言,眼眸中闪过一抹亮光,若真是如此,未来的一些东西,黄月英岂不是也能造出来?

起码火药什么的,应该是没问题的吧!

“我有一些想法,你看看你能不能做出来。”沈轩沉吟片刻说道。

紧接着,沈轩将自己所知道什么动能、势能、火药什么的理念提了出来。

他只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是学理科的,这些东西只不过是有些概念而已,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不过,即便如此,黄月英也是越听越震惊,因为沈轩所讲述的那些东西简直太奇妙了,她甚至连想都没想过。

经过沈轩一番浅浅的讲述后,黄月英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脑海中多出了很多想象不到的东西。

她有感觉,如果自己把这些东西想明白,研究出来,绝对会改变这个世界的。

“你,你是怎么想出这些东西来的?”黄月英掩着嘴,满眼震惊的望着沈轩。

“呵呵,怎么样?这些东西你能理解么?”沈轩淡淡笑了笑说道。

“虽然我现在还不能完全理解,毕竟你也只是说了个大概,但是只要我细细研究一番,要不了多久,我绝对可以把你说的东西,弄出个所以然来!”黄月英信誓旦旦地说道。

“这个不急。”沈轩摆了摆手,他今天过来就是告诉黄月英有关于自己所想的那些东西的事情,既然黄月英能够理解其中的原理,那么就将这个任务交给她,让她慢慢的研究吧。

“急,很急!”然而,沈轩不急,黄月英可是很急的。

要知道,当初她为了捣鼓东西,研究东西,指使小萝莉费艺她们演了一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