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辰心中震动。这神壁毫无疑问非凡,林辰也疑惑究竟是什么,竟然可以困住母皇这等强者。而此刻,他掌握了神壁的特性,竟发现是与神幕类似的结构!这是神幕!神幕并没有实形,是一种力量或者法则,且极为强势,拥有绝对性!实体化的神幕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!不过这样一来,倒是很多东西可以解释了。一个史前的强者,如何能够跨越这万古时光,活到现在不说帝皇,即便是古皇,也该烟消云散,敌不过岁月的侵蚀。这母皇能够活着,甚至都不曾进入沉睡,力量能够影响外界,这根本说不通!没有人可以活这么久!唔,女神除外。而现在,到时能够解释了,这母皇,身处神幕之后!神幕,它是神界的壁障,但同时,也是一种绝对性的规则,凡神幕之后,不论在何处,都是神界!比如当年在元初古矿,林辰遇到了不死天棺。但不死天棺虽然在眼前,在元初古矿之内,可事实上,却被神幕包裹,是在神幕之后!所以,不死天棺根本不在人间,而是身处神界。同理,神榜背后的六人也一样。不过神幕其实也有两种。比如纪颜。纪颜这样的高位天神,自身便可以构筑神幕,是神御的上位能力,虽然差了真实神幕一些,但同样恐怖绝伦。当初在天国世界,纪颜便是在自身构筑的神幕之后,结果被苏苏直接撕开了。那么眼前这神幕,是哪一种这位母皇,究竟是身在神界中,还是,被上位天神的神幕所封印,从而无视了时光流转林辰在一步步的试探神壁的力量,在不断破解难题。母皇说的没错,以林辰的资质,接下来已经不用母皇指导,也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了。而母皇,眼睛越发的明亮。真的可行!此人,加上那颗仙心,配合这秘术,一定可以打开这该死的神壁!无尽岁月了,她终于要重获自由了吗林辰却是不急,一边探查神壁的情况,默默算着什么程度能够开启,一边问道:“不知前辈如何称呼”母皇这称呼,只是根据这巢穴来的,对方显然不会叫这名字,称号也不对。“幽姬,称号,无定女皇”,幽姬此刻心情很不错,微微笑着,甚至愿意给林辰抛来一个媚眼,微微袒露深沟。无定女皇,无定,代表了虚实之间,虚实不断变化,没有定数吗倒是个有趣的称号。“前辈……”林辰继续开口,打算问问过去的事。“你不必一直叫我前辈,你不是想让我给你当侍女么,直呼我名,或者,叫我姬姐也可以”,幽姬呵呵笑道。嚯。心情大好啊。要是待会儿看到林辰故意磨洋工,不肯放她出来,不知又会是怎样的态度。“那好,我猜姬姐应该是上一个纪元的人,你能告诉我,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吗”林辰问道。直入主题。幽姬眼睛微微眯了眯,她轻笑一声,道:“你这小家伙,一上来就将我问住了,你想知道的是个大秘密,可惜,我无法回答你太多。”“你只需要知道,那时候天神已经容不下人间即可。”果然是天神所为吗所以苏晗薇他们才会杀入神幕,与天神交战!那女神又是谁,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而这人间,究竟有什么可以威胁到神界,令天神下定决心,一定要灭世“姬姐也参与其中吗”林辰转而问道。一些秘辛不可透露,也不一定就是幽姬不想说,或许,是关系到禁忌,无法开口,被约束了。但无论哪一种,既然对方明确说了不会透露,林辰也不会死缠烂打。那没有意义。“嗯,也算是吧,不过我可跟那些家伙不一样,没有非要跟天神打个你死我活”,幽姬淡淡道。“但姬姐你依旧被天神困住了,说明当时,你也是出力了的,不是吗”林辰道。幽姬挑挑眉。“小家伙,你还真是越来越让人惊讶啊,你已经判断出这神壁乃是实体化的神幕吗”幽姬缓缓低语,心情恢复了几分平静,看向林辰的目光也变得有所不同。“姬姐不愿说那所谓的大秘密,不知愿不愿意分享自己的故事”林辰没有去管幽姬的神情变化,依旧自顾自的说着。“反正闲来无事,也当打发时间。”幽姬轻哼一声,她看着神壁,看向锁住了自己双腕以及双足的锁链,眼神冰冷了几分,恨意流转。“我并没有那些人伟大的事迹,我前往神幕,是去投降的”,幽姬道。便是林辰,听得此话,也是一惊。幽姬自嘲一笑,继续道:“人与天斗,怎么斗便是证道称帝,可杀下位天神,晋升古皇,可斩中位天神,但,那又如何”“他们逆天而行,便是斩掉了上位天神,又能如何”“天依旧在那里,神界之神,之所以是天神,便是因为他们永恒的居于高天,俯视人间,注定无法战胜!”“结果你也看到了,世界崩塌,纪元毁灭,人间只能走向轮回新生,而那些发宏愿逆天者,整个纪元所孕育最强之人,尽伏诛!”“天神,不可战胜,这是永恒的规则。”林辰默然,他没想到幽姬会一连串说出这么多话,看来,这些话在她心里也已经憋了很久很久,想要与人述说。她对林辰猜忌,不愿多说,但现在,却也忍不住说了出来。可见,她内心亦有挣扎。“所以,我直接投了,打不过就加入,有什么问题”幽姬哼了一声。说有问题自然有问题,说没问题,倒也没什么问题。林辰没打算在这种问题上去争论,也注定不可能争出一个结果。“那姬姐既然选择了投降,为什么最后却落得这样的下场”林辰问道。“哼,天神,虽然自称神明,拥有人间不可能匹敌的力量,但到底,也只是万千种族之一,他们,也有劣性,也